第一农经讯 近段时间,随着上游花生产量的下降,和人工成本的上涨,国内几大使用有巨头再掀涨价潮,据悉,本轮涨价潮以花生油为首。目前,益海嘉里,中粮福临门,鲁花花生油已经加入了涨价的队伍。对于各大巨头争相涨价,各方反应不一。

食用油二度涨价 发改委“约谈”中粮、益海嘉里

8月13日,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召集中粮集团、益海嘉里、鲁花集团、九三油脂集团和汇福粮油集团等5大小包装食用油企业进行谈话,要求上述5家企业建立食用油价格报告制度,定期向国家发改委报送食用油出厂价、批发价和零售价。

据悉,近段时间,各大食用油巨头已经悄然的开启了新一轮的涨价攻略。市场调查显示,益海嘉里旗下金龙鱼花生油月初宣布调价8%,中粮福临门花生油经销商价格调整于7月中旬开始,鲁花花生油在北京地区部分渠道的最高涨幅达15%,而目前已经有消息显示,金龙鱼调和油将自7月底调价,幅度在5%左右。其广东部分超市已收到涨价通知,花生油全线涨价,涨幅最大达到11%。

发布时间:2012-07-27 | 编辑:张旭 |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接近中粮、益海嘉里等企业的知情人士透露,这一食用油价格报告制度,“将从8月15日正式实施”。

而据新华社全国农副产品和农资价格行情系统监测数据显示,7月25日,纯花生油全国日均价涨幅已经超过10%。所有省区市纯花生油价格均上涨,重庆、天津、北京的价格涨幅居前,分别为25.3%、23.3%、19.2%。全国纯花生油价格较2011年同期上涨近20%,较2010年同期上涨近40%。食用油市场价格的大幅上涨,再次引起了国家发改委的注意,大型的食用油生产商再次坐上发改委的“谈判桌”。

字体大小:图片 1 图片 2

目前,益海嘉里、中粮集团、鲁花分别占据国内小包装食用油市场的45%、15%及7%-8%的份额,加上九三、汇福,共拥有超过70%以上的市场份额。根据“二八”原理,发改委管住了上述5家企业,也就管住了80%的市场销量。

为了稳定食用油市场价格,国家发改委24日“约谈”中粮和益海嘉里,希望企业保持食用油价格的稳定。但是各大食用油生产商对于本轮价格的上涨有着自己一贯坚持的理由,那就是成本上涨的厉害,不提价将面临巨大的亏损。

鲁花集团、益海嘉里等食用油巨头的花生油涨价之举再次招来国家发改委的关注。

本报就此消息致电中粮福临门、益海嘉里和汇福集团,这三家企业均表示“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日前中粮集团相关人士表示,价格上调主要是基于成本压力。益海嘉里方面也表示,自去年年底以来,食用油原料市场价格持续处于高位,使企业承担了巨大损失。本次食用油提价约5%,只是略微减轻企业的亏损。

一食用油企业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国家发改委于7月24日约谈了益海嘉里、中粮集团两家食用油巨头,“发改委的意思是之前鲁花集团涨价不会干预,希望从现在开始不要再涨价”。

在发改委召集上述5家企业谈话第二天,作为中储粮市场化运作的中储粮油脂公司就表示,“中储粮油脂小包装食用油近期不涨价”。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某大型油脂企业内部人士分析称,一般而言,食用油生产企业要维持最基本的正常运营必须有10%以上的利润,在本轮调价前夕企业的经营利润率已经踩到“警戒线”了。如果不提价转嫁成本的上涨压力。将面临巨大的亏损。

7月初,鲁花花生油提价15%,益海嘉里旗下金龙鱼花生油提价8%,从而推动食用油第二轮涨价。

5家油企价格定期报送

对于这样的提价理由,各方的反应不一。日前商务部研究院消费经济研究部副主任赵萍认为,其实原料上涨并非食用油涨价的主要原因,而是少数几家企业垄断了食用油市场,拥有对食用油的定价话语权,这才是加大巨头提价的真正动力和底气。他表示“一旦原料有了一点风吹草动的上涨,就会成为他们调价的借口,这是非常不合理的。”

不过,一食用油企业人士告诉记者,“我看到一大型食用油品牌的调价通知单了,他们新的价格体系已经做调整,这次调价除了花生油,包括大豆油、调和油也都准备涨价”。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发改委价格司要求,“从8月15日开始,益海嘉里、中粮集团、鲁花等5家企业,每周周三中午之前要将各自企业的小包装食用油产品的出厂价、批发价和零售价报送到国家发改委”。

这样的说法显然有其道理,据资料,金龙鱼、鲁花、福临门等三大品牌约占市场份额的60%以上,有着很高的市场占有率和品牌知名度,所以这几大巨头同时提价,也不会损失他们的市场份额,因为消费者已经对他们形成了品牌忠诚度,并且也没有更多的选择。所以即使涨价,但是消费者只有被动的接受。

在食用油行业,花生油属小油种,约占食用油行业的10%,但相比之下,大豆油则约占国内食用油消费量的一半,其价格上扬则势必引发食用油行业的大涨价,而发改委此时祭出价格干预令牌也无疑对关注金龙鱼、福临门等公司大豆油价格的明显预警。

这是发改委不到一个月时间内两次出面调控食用油市场。7月24日,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召集益海嘉里、中粮集团两大行业巨头谈话,希望两大企业食用油品牌能保持价格稳定。

而发改委这样的“约谈”实际上从以往的经验看,收效甚微。只是暂时的延缓了食用油价格上涨潮的到来。早在2010 年12 月初,国家发改委就曾约谈中粮集团、益海嘉里、中纺集团和九三粮油四家小包装食用油企业,要求4个月内各指定企业小包装食用油出厂价格、重点市场批发价格和直供超市零售价格均不得上调。但在为期4个月的限价“解禁”之后,金龙鱼、福临门食用油品牌宣布对部分产品提价8%,但国家发改委再度约谈了这些企业,提价最终未被实施。

一食用油企业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发改委约谈中粮集团和益海嘉里表示,希望两大企业食用油品牌能保持价格稳定不要再涨价了”。

由于前一阶段受美国、阿根廷和巴西等主要油脂油料出口国气候异常的影响,上述国家大豆产量预期下降,从而影响国际油脂原料价格,传导到国内,引发鲁花、中粮、益海嘉里等企业旗下花生油都有不同程度的提价。而外界担心这轮提价会引发整个食用油行业的提价潮。

而本次提价的背景正是4个月前发改委的对国内几大主要的食用油生产商进行了“约谈”,时间过去了三个月,被压制的涨价潮还是拉开了序幕。现在看来“约谈”已经成为了下一轮涨价潮的前兆。

事实上,为了稳定消费品价格,避免物价大幅上升,国家发改委曾于2010年11月份和2011年4月份约谈中粮集团、益海嘉里、中纺集团和九三粮油等食用油巨头,要求企业响应国家抑制物价上涨过快号召,暂缓食用油涨价。

知情人士表示,前一阶段不断有企业传出涨价,让发改委开始改变以往对食用油市场调控的思路,将约谈改为相关企业定期汇报本企业食用油价产品价格,能更好地跟踪市场价格,为制定调控政策做准备。

同时第一农经分析师黎成指出,各大巨头屡掀花生油价格潮还与花生油本身的市场商品属性有关系。据调查,花生油和菜籽油两个油种相加只占小包装油市场不足20%,而大豆油、调和油占比则高达70%,因花生不是主要农产品品种,基本完全市场化,政府要控制花生油的价格难度会比较大。这也给食用油生产商一次次的提价提供了操作空间。

同时,为了弥补上述企业因不涨价所带来的损失,当时国家低价定向向上述企业销售约50万吨油脂。其中,中粮集团、益海嘉里两家粮油企业均获得22万吨低价油脂。

2011年国内小包装食用油销售量为670万吨,上述5家企业小包装食用油产品占据了国内市场大部分份额。一食用油企业市场部负责人告诉记者,益海嘉里目前约占国内小包装食用油市场份额的45%,中粮福临门占有15%,鲁花拥有7%-8%的市场份额,三者加在一起占据约68%的份额。再加上九三和汇福,5家企业拥有超过70%以上的份额。

食用油价格的上涨对下游餐饮行业的油脂食品的生产有着较大的影响,但是目前下游市场主体对本轮食用油价格的上涨反应不一。日前,海棠餐厅营销总监杨正午表示,他们虽然感受到食用油上涨带来的压力,但是并不会对菜品调价,因为食用油在餐饮行业成本中的比重并不大,只占很少的一部分,所以暂时不会提价。

而此次发改委紧盯益海嘉里和中粮集团的调价动向,则源于两大公司占据了小包装食用油一大半市场的控制权。

上述知情人士进一步表示,建立重点企业食用油产品价格报告制度“很可能会成为一项制度,以后会长期实行下去”。

而海底捞负责人表示,食用油的价格波动本身较大,因此餐厅不会轻易调整锅底和小料的价格,不过他也透露,“如果原料油再这么一直涨下去,餐厅不调价压力就太大了。”

本报记者了解到,益海嘉里与中粮集团是国内排名前两位的食用油生产商,也是食用油价格变动的风向标,益海嘉里旗下金龙鱼系列以及中粮集团旗下福临门系列分别占据国内小包装使用市场份额的50%和15%,二者合计占国内小包装食用油市场的65%的份额。

其中一家食用油企业内部人士表示,发改委是按照《价格法》规定来制定这项政策的,作为企业应支持这项政策。另一家食用油企业的人士则表示,“如果有这方面的政策,发改委肯定是从稳定物价方面考虑的,不过从市场层面考虑,不太符合市场规律”。

第一农经点评:食用油是消费者的生活必需品,虽然在消费支出中占比不高,但是其涨价会影响到居民对物价的实际观感,对恩格尔系数较高的低收入人群来说更是如此。因此应尽快建立和完善农副产品信息监测及发布平台,减少价格波动性,强化低保标准和价格补贴与物价上涨的联动机制,尽可能减少基本生活品价格上涨对低收入群体的影响。

一食用油行业人士表示,在国内小包装食用油市场,去年国内小包装食用油消费量为670万吨。益海嘉里母公司丰益国际2011年财报数据显示,其小包装食用油在中国的产销量约为一半,这也意味着其小包装食用油产销量高达300万吨。

食用油不提价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小包装食用油成为国内消费价格变动风向标,益海嘉里与中粮集团每一次价格调整也都将引发整个小包装食用油行业涨价风潮。

受此政策影响,准备提价的企业也都暂缓提价。

据本报记者了解,继今年4月份益海嘉里旗下金龙鱼与中粮集团旗下福临门花生油、菜籽油提价后,今年7月初,鲁花集团、金龙鱼、福临门等主要品牌的花生油不同程度提价。其中,鲁花花生油涨幅约15%,金龙鱼花生油涨价幅度在8%。

益海嘉里旗下金龙鱼品牌食用油原计划8月1日起调价,幅度约在5%。7月底,一大型食用油企业市场部负责人透露,“我们看到金龙鱼品牌下发的通知单,新的价格体系调整方案已做好,这个价格调整包括大豆油、调和油,我们预估他们会在8月份提价。”不过,益海嘉里方面表示,“现在不让涨价了,现在成本有压力,有一定亏损”。

一大型食用油企业市场部负责人透露,“我们看到益海嘉里旗下金龙鱼品牌下发的通知单,新的价格体系调整方案已经做好了,这个价格调整包括大豆油、调和油,我们预估他们会在8月份提价。”

对于行业企业近期提价动向,国内食用油行业专家王瑞元告诉记者,今年美国大豆产量要下降,大豆价格上涨,企业成本上涨,在合理范围内提一下价格是可以理解的。食用油企业提价不是为了利润最大化,他们的提价考虑是理性的。另外发改委出面调控主要是从国家宏观政策来考虑,稳定价格有利于稳定民生。

不过,由于国家发改委的约谈干预,金龙鱼提价方案近期实施的可能性也或将减小,“国家发改委希望中粮、益海嘉里从本周开始不要涨价,考虑到目前的政治经济形势,可能会延续到年底前,这意味着年底前金龙鱼、福临门再次提价基本无望”。

在益海嘉里、中粮、鲁花等企业出于成本考虑的提价因为稳定物价因素被暂时搁置后,中储粮下属的中储粮油脂公司也主动明确表示“不提价”。

8月14日,中储粮油脂公司副总经理王庆荣告诉记者,“因为都是新的工厂,特别是在能耗这块是低于国内的其他企业,所以我们的加工成本会比同行业的普遍水平低6%”,“我们会利用上游的资源优势,尽量控制生产成本和销售费用,稳定终端价格,努力维护食用油的市场稳定”。

截至7月底,中储粮油脂公司小包装食用油“金鼎”实现5.4万吨销量,中储粮油脂计划今年实现小包装食用油20万吨的销量。王庆荣表示,“我们的最终目标已经进行了调整,五年内计划占整体市场份额的15%,也就是120万吨。”

由于体量小,中储粮油脂公司未在发改委约谈范围内,但其也被相关部委赋予调控食用油价格的重任。

王庆荣表示,“有关部门跟我们是有沟通的,我们也做了一些汇报。沟通主要涉及到对市场的判断,同时我们也给决策部门提供一些建议”,“让我们提出怎么样稳定市场、稳定价格的建议”。

由于近期发改委要求食用油企业不涨价,也有食用油企业希望国储油脂油料能向上述5家企业定向拍卖,以缓解上述企业的成本压力。不过,王庆荣表示,“我们没有得到要准备出库大豆、豆油、菜油这方面的指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