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04年豆粕期货价格暴涨以后,上证指数于2005年6月见底于998点;豆粕期货价格再2007年暴涨以后,股市于次年10月探底1664点。如今豆粕再现暴涨,而同期股市屡创新低。表现与前两次有异曲同工之处。

上一周,豆粕期货一周成交2333万手,周未持仓量198万手,创造期货市场新的历史记录。而随着基本面趋于稳定,豆粕期货又渐归常态,仍保持稳健运行。市场人士指出,豆粕期货的稳健运行,揭示了国内期货市场己发展至新阶段,市场监管能力和水平己跃升至新的层次,市场环境也与过去不可同日而语。

上海5月30日 - 中国债券市场本周国债期货表现亮眼,期间多头情绪一度领先并超过现券,主力合约1409CTFc2持仓量增至7,075历史高位,一周涨幅接近1%;现券亦维持暖势,短端下降幅度超过长短,不过后半周长端开始发力,周收益率曲线整体继续陡峭化;信用债各等级收益率也整体下行。

2012-07-16 14:15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有市场人士介绍,料价飙升,猪价低迷,养殖户不堪重负之际,只能提前出栏生猪,未来需求回落的压力可能令豆粕价格加速回归。 而对于上周频创天量成交和持仓的豆粕期货市场,还有业内人士表示,这其实有现实基础与基本面支持的。从历史上看,一个期货品种的天量成交和持仓一般会孕育大的风险,其间一般会伴随着部分投资者爆仓、市场指责、直至招至监管政策的干预以化解风险,但这一幕并未在豆粕期货上上演。因此,豆粕期货的稳健运行,深刻揭示了国内期货市场已发展至新的阶段,市场监管能力和水平己跃升至新的层次,市场环境也与过去不可同日而语。 养殖业或不堪重负 据悉,“销价决定成本,成本无力传导”是养殖业的行业特性。不像其他行业,当生猪价格下跌时,养殖户并不能减少投料,降低成本,唯一能做的就是提前出栏和淘汰母猪。 今年的养殖业可能再度重复痛苦一幕。3月份以来,在玉米、大豆比价效应引导下,国内外农户纷纷扩种玉米、减少大豆种植,为大豆、豆粕价格其后的恢复性上涨埋下了伏笔,并直接引发3、4月份国内农产品期货市场出现了一波玉米价格疲软、大豆价格坚挺的行情。随后,南美大豆减产后,美国炎热干燥天气再度威胁大豆产量,引发市场对未来几个月全球大豆、豆粕供应量的担忧,直接诱发国际大豆、豆粕期货价格于6月份开始大幅上扬,并对国内市场形成强大价格引力,使大连豆粕期货走出了一波输入性和补涨性的跟涨行情。 与此同时,养殖业的“大年小年”现象进一步加剧了行业的波动。据介绍,去年我国畜禽养殖效益颇丰,尤其是生猪和蛋鸡。受此影响,能繁母猪及种鸡存栏大幅增加,进而导致今年上半年我国畜禽整体供应颇丰,同时,饲料需求相应也出现增长,推高国内原料价格上扬。 海关统计数据或是一个例证。数据显示,中国1—6月份大豆进口达2900万吨,同比增长22.5%。无疑,中国因素再次加剧市场恐慌,加剧了国际大豆价格涨势。 然而,随着畜禽整体养殖效益低迷,或长期亏损,必然导致母猪及种禽存栏下滑。中粮期货研究员范红力介绍,7月初每头猪的毛利润还能保持在60元左右,但对于整个产业来讲,依旧处于低谷震荡区间,此时也是淘汰部分产能时期。一般情况下,每当生猪连续亏损2—3个月,仔猪价格大幅回调,将会出现淘汰母猪,缓解后期生猪市场供应。相应的,饲料需求必然出现回落,价格将回归常态。 天量成交有现实基础 上周豆粕期货无疑创造了期货市场新的历史纪录。从主力1301合约一周运行情况看,周一开盘3,635元/吨,其间冲高回落,周五收盘3771元/吨,周涨幅144元/吨,在1207-1301五个合约中排名第四;周三在期货价格由涨转跌中成交量放大到1186.8万手,创单个合约成交纪录,当日减仓15.45万手至188.26万手,随后行情有所降温。 “上周豆粕期货经历的天量成交和持仓是有其现实基础与基本面支持的。”有市场人士表示,从国内外期现价格变化来看,在基本面因素影响下,6月份CBOT农产品期货全线上扬,豆粕月涨幅为24.75%,居其农产品之首,上半年涨幅达34.01%;国内现货市场上,6月25日张家港豆粕出厂价达3620元/吨,月涨12%左右,较年初上涨24%;国内豆粕期货价格月涨幅11%,较年初上涨22%。整体来看,豆粕期货价格变动幅度未超过国际、国内现货市场,表现相对收敛。 而从期现价格比较关系看,据良运期货研究中心统计,今年以来豆粕大部分时间基差为正值,现货价格高于期货价格,形成倒挂,基差变动其间在150-50元/吨;从期现价格相关性上来看,如江苏张家港普通蛋白粕出厂价与豆粕期货指数价相关性达97.5%,期货三合约中,持仓量最大的1301合约已出现减仓趋势,上周五持仓量为198万手,已低于7月10日203.7万手的持仓量。 从豆粕合约之间价差可以看到,目前豆粕主力合约为1209、1301、1305,这些合约呈现近强远弱的特点,近月合约价格高正是反映了目前现货市场需求旺盛的事实,而由于预期到下年度南美大豆种植面积将大增,南美大豆远期升水较低,国内压榨利润有所回升,这也令大连豆粕1305合约面临套保商的保值压力。因此,目前豆粕合约的价差完全反映了国际大豆市场旧作供应紧张、新作供应变数较大的基本面格局。 同时,从持仓特点上可以看到,目前豆粕主力合约远离交割月,不存在交割月逼仓问题。尽管持仓总量仍然较高,但今年来随着市场创新发展步伐加快,更多机构投资者入市己是必然,也需要市场具有较大容量来承接机构投资者,从这一角度上来说,高持仓量和大交易量今后或许将成为常态,市场不必为此惊慌。 市场化监管是亮点 据介绍,在豆粕期货交易和行情发展过程中,一大亮点是监管层表现出来的自信态度和市场化举措。有关人士向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确保不出现系统性风险和区域性风险是市场监管的底线,因此,作为大商所成交最为活跃的品种,今年豆粕期货一直是风险监控的重点品种,特别是4月份以来交易所以更大力度动态监控各合约情况,动态测量风险,严防违规交易,保证了市场运行的稳健。 同时,在价格转换剧烈、交易量最大的7月11日,当交易所发现有人通过微博散布虚假消息时,及时通过官方微博说明情况,使市场不致因通知冲击力大而在行情敏感时期影响市场正常运行,同时又正面说明情况,不给虚假信息以空间、稳定市场情绪,这一市场化监管方式给大家留下了深刻印象。而投资者参与相对较为理性同样可圈可点。 这位人士还指出,如果说2008年在国际金融危机冲击对国内期货市场规则体系的一次全面检验,那么此次可以说是对大商所市场监管能力和水平的一次检验。 原标题:饲料需求回落或倒逼豆粕价格回归

民间有句俗语:丑人多作怪。市场也是一样,每逢市场低迷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怪事儿就特别多。

成交量刷新期市新高

图片 1

近期期市出现奇观:所有人的眼光被吸引到了豆粕期货价格的暴涨上来了,猪食豆粕被暴炒到每吨4000元,到8月豆粕的近期合约价格达到了4100元以上;人食早稻保护价仅每吨2400元,就算是期货价格,8月初大连期货交易所玉米只有2400?2500元,籼稻2800元左右,普麦是2300元左右,强麦2400?2500元,豆粕现在一般不是压榨而是化学浸出榨油的,大量的化学制剂残留根本不能给人食用。饲料豆粕全面高于粮价,典型的“猪食贵过人食”。

从豆粕1301合约一周运行情况看,7月9日开盘3635元/吨,其间冲高回落,7月13日收盘3771元/吨,周涨幅144元/吨;7月11日,在期货价格由涨转跌中,成交量放大到1186.8万手,创单个合约成交纪录,当日减仓15.45万手至188.26万手,随后行情有所降温。

图为百元面值的人民币现钞。REUTERS/Jason Lee

与此同时,钢材在大幅度跌价。螺纹钢价格被爆杀到每吨3800元,而豆腐渣被爆炒到每吨4000元,这个价格甚至超过了大豆的价格。豆腐渣比豆子要贵,到底哪里出了错?

新湖期货研究所副所长时岩表示,上周豆粕期货经历的天量成交和持仓有其现实基础与基本面支持。今年以来,在欧债危机持续影响和国内经济增长压力加大的新形势下,投资者普遍看淡工业品而转向农产品,以此规避宏观经济风险;而3月以来,在玉米、大豆比价效应引导下,国内外农户纷纷扩种玉米、减少大豆种植,为大豆、豆粕价格其后的恢复性上涨埋下伏笔,并直接引至3、4月国内农产品期货市场出现一波玉米价软、大豆价坚的行情。随后,5月底国际谷物协会调降2011-2012年度南美大豆产量预估至1.144亿吨,同比降幅16%,加上美国中西部大多温暖干燥或致单产下降,

对于国债期货本周的表现,有不少观点认为是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内蒙古讲话后,市场对货币政策的宽松预期升温,带动灵敏的多头投资者率先进入期货市场建仓,国债期货的价格发现作用突显。

轧空头是绞杀而不是博傻

IGC预计2011-2012年度全球大豆产量减少3000万吨,全球出口下降230万吨,预示库存可能大幅萎缩,直接诱发国际大豆、豆粕期货价格于6月大幅上扬,对国内市场形成强大价格引力,使豆粕走出一波输入性和补涨性的跟涨行情。

不过要看到,国债期货的投机氛围依然较为浓厚。以最后实际交割量在总合约持仓量中的占比来简单看,1312合约占比超过15%,1403合约不到6%,而以1406合约来看,目前还没有提前交割,持仓量已经降到200手附近,预计比例将不到3%。

仅仅一个多月,豆粕期货从6月5日的最低点3060点一路飙升至7月20日的3999点,涨幅达到了30%以上,对于保证金仅需要10%的豆粕合约来说,即使不进行任何追仓,投资者都可以获利3倍以上。有评论说这是美国大旱等天气原因所致,是多头的博傻、炒高了等待他人接盘等等,但是对于有多少亿的大资金拉豆粕的多次涨停,有谁敢接盘,又有谁能够接盘呢?你要是拿着这样多的足以左右市场价格的资金,你会这样赌博性地操盘,把自己的盈利建立在还有人接盘的假设上吗?你拿着足以控制市场的资金,你还能够指望有多少资金可以接你的盘?期货市场上的散户数量比股市可少多了。豆粕可不是“蒜你狠”、“姜你军”的小品种市场,是有期货有现货还有海外大市场的,定价权也是在国际资本手中的,难道是与国际金融大鳄进行博傻吗?

大连良运期货公司研发部经理张如明认为,尽管豆粕成交火爆,多空分岐也大,但无论从内外价差、期现价差及盘面远近合约价差看,豆粕期货价格的走势均未脱离其基本面范畴。投资者在寻求未来的操作机会时,不要主观认定资金涌入豆粕合约会给市场带来不可控风险,盲目听从关于政策面干预的小道消息,而应重点把握国际国内大豆市场的旧作、新作年度供需格局变化的预期。

实际交割比例可以大体测算国债期货的套保成份,在银行保险等机构尚未入场之前,交割比例的下降或许让市场对国债期货的价格发现和套期保值功能担忧。

炒作豆粕期货的多头可不是傻子。在期货价格上涨以后多头可以用浮盈再加仓,不需要追加保证金。上涨30%,则意味着多头的盈利多次翻倍,每涨10%加仓一倍的话,盈利可以变成8倍;与此同时,空头受损则要补充保证金,如果相当是对等的话,空头保证金就要增加8倍了,即使是不对等的加仓也要追加大约30%的保证金,空头有这么多资金吗?如果是需要实物交割,备货还要准备大量资金。而众所周知,今年市场上的资金非常紧张,2004年、2008年都出现过类似的情况,与当时的资金特别紧张都有关联,也都是股市到低点套牢大量社会资金,最后是空头爆仓,多头获利平仓。这是标准的轧空头的故事。如今,历史有重演的征兆。

从国内外期现价格变化看,在基本面因素影响下,6月份芝加哥期货交易所农产品期货全线上扬,豆粕月涨幅24.75%,居农产品之首,整个上半年则上涨34.01%,价格达到历史高位;大豆则月涨幅达12.39%,上半年涨幅达18.55%;而大连豆粕期货价格6月涨幅为11%,上半年涨幅达22%。考虑到压榨利润要从油粕两方面综合衡量,可以说,豆粕期货价格变动幅度明显没有超过国际市场。

国债期货的流动性亦需要加强,上市以来,日均成交在3,000手附近,即成交额30亿左右,与货币市场超6,000亿和现券市场超千亿的日均成交额相比,仍然略显低迷。

据报道,2012年以来,大连商品交易所豆粕期货就成为国内商品市场中备受投资者关注的一个品种。伴随着资金的不断涌入,豆粕合约的持仓总量也呈现大幅增长态势,持仓量纪录不断被改写——5月4日,持仓量达到237.3万手,超过了2010年10月20日231.2万手的峰值;6月27日,新纪录为247.3万手;7月3日持仓量达到257.9万手。伴随持仓量的放大,豆粕期货合约的成交也大幅增长。5月中旬以来,该品种的日均成交量超过200万手,而在5月17日、6月25日和7月3日的3个交易日内成交量突破了400万手,而400万手的成交量也是之前没有出现过的,到7月11日达到历史天量,仅仅M1301合约的成交量就达到了736万手。到8月3日中午封盘的时候,豆粕M1301合约持仓256.7万手,M1305合约持仓97.9万手,M1209合约持仓11.3万手,总持仓量达到了365万手以上。

期现价差仍处于正常水平

市场人士反馈,国债期货上市以来,还至少存在换季折价,不利多头等问题,影响了部分多头的建仓和交易积极性。

这样的天量持仓和交易额需要天量的现金资金规模,是没有足够资金准备的空头的灾难。

从期现价格走势对比看,据良运期货研究中心统计,国内现货市场上,6月25日张家港豆粕出厂价达3620元/吨,月涨幅达12%左右,较年初上涨24%,涨幅也高于豆粕期货。而今年以来,豆粕期现价差绝大部分时间都处在正常升贴水范围内,期货并未出现对现货大幅升水局面。而从期现价格走势相关性看,如江苏张家港普通蛋白粕出厂价与豆粕期货指数价相关性达97.5%,期货价格走势基本反映现货走势,并未出现走势明显偏离的情况。

表现在国债期货虽然实行的是双边举手机制,但买方举手并不能表达对具体交割券选择的意愿,在现券流动性本身有限的情况下,可能会导致多头进入交割月后,优先选择换季平仓,而不是进入实际交割。

这样的故事是有巨大的风险的,回想一下1995年惊心动魄的“327国债期货事件”就可以知道了,当时是空头利用交易所的系统漏洞,在本来财政突然宣布进行保值贴补、国债应当暴涨、空头将面临爆仓的情况下,以超额的数字游戏在最后8分钟把327国债期货价格打到了地上,使得多方爆仓。而空方结算的时候由于盈利巨大是根本不需要有资金投入的,最后由国家监管机构介入对此进行了纠正,空方主帅管金生因此锒铛入狱。但是现在炒作豆粕与之不同的是:实际存在的大资金不是漏洞下的泡沫,海量资金的背景非常复杂,中国大豆相关产品的博弈资金经常与境外的热钱联动,海外在博弈豆制品的定价权上是不惜血本的。

从豆粕合约之间的价差可以看到,目前豆粕主力合约为1209、1301、1305,皆呈现近强远弱特点,近月合约价格高正是反映了目前现货市场需求旺盛的事实。而由于预期到下年度南美大豆种植面积将大增,南美大豆远期升水较低,国内压榨利润有所回升,这也令大连豆粕1305合约面临套保商的保值压力。因此,目前豆粕合约的价差完全反映了国际大豆市场旧作供应紧张、新作供应变数较大的基本面格局。

这样一来在交割月份,多头举手的缺席,使得实际有交割意愿的多头很容受到空方打压,出现价格的过度调整,并影响到当期的其他合约,以上市至今仍存在的1406合约来看,1312合约和1403合约最后交割期间,价格也波及遭到调整。

类似的事情2008年在德国大众身上也曾发生。当时保时捷想要收购大众,在期权上大量吃进准备交割,致使大众价格在两天之内涨了4倍,空头完爆。当时空头之所以斗胆做空,是看着世界老大通用汽车都要破产了,原股东只得到现在通用汽车股权的1%,而大众的股价还不跌,正是做空的好时机。却不料碰到了保时捷收购这样的风险,导致一位空方、德国的第五大富豪三天后亏光全部家产还是还不清债务,最后卧轨自杀。在如今多空对决如此惨烈的情况下,如果把轧空分析成博傻,结果将会忽悠大量的投资者认为多方很快将势成强弩、做空的时机快到了从而进来做空,最后被多头的资金绞杀而爆仓。

同时,从持仓特点上可以看到,目前豆粕主力合约远离交割月,不存在交割月逼仓问题。尽管持仓总量仍较高,但今年随着市场创新发展步伐加快,更多机构投资者入市己是必然,需要市场具有较大容量来承接,从这一点说,高持仓量和大交易量今后或许将成常态,市场不必为此惊慌。

换季折价的存在,使得投机的多头收益受损,要么提前在价格中反映折价效应,或者就是收益率吸引力下降离场。

8月22日大商所收盘大豆A1209合约的价格是4749元,A1301是4870元,A1305是4865元;豆油Y1209是9688元,Y1301是9954元,Y1305是9832元,但豆粕M1209是4410元,M1301是4134元,M1305是3579元。可以看到,豆粕的走势已经与大豆和豆油的期货走势有了明显的差别,如果仅仅是因为天气原因,则豆粕的价格起伏应当与大豆和豆油是同步的。

市场人士指出,从历史上看,某一期货品种天量成交和持仓一般会孕育大的风险,其间一般会伴随部分投资者爆仓、市场指责纷争,直至招致监管政策的干预来化解风险,但从目前看,这一幕并未在豆粕期货上演,体现了当前国内期货市场运行的成熟性。

可见,交割机制和现券本身流动性等问题,造成了国债期货形成了目前套保比例不高,同时投机者参与积极性下降的双重尴尬。

截至8月24日周五收盘,螺纹钢的价格再度下跌,主力合约RB1301的价格已经跌到3507元,逼近3500元价格大关。而螺纹钢的现货交易在资金紧缺的情况下甚至出现了3500元以下的价格。而同日豆粕M1301在本周连续大涨、周四调整的基础上,走出强势的阳包阴,开盘后一路上涨至4189创新高,收盘收于4187元几乎是全天最高,仓单持仓量大增118798手,多方强势逼空的形态尽显。

不过,需要提醒的是,尽管目前豆粕期货短暂降温、运行稳健,但毕竟宏观经济环境还在变化,外盘正处于热炒气候阶段,合约持仓整体仍较高,市场可变因素仍然很多,随着市场扩容,期市特殊的避险功能和投资特征不可避免地会吸引更多投机资金进入,只有防范于未然,才能确保不出现系统性和区域性风险。

不过国债期货本身在价格发现等方面的先天优势,仍会吸引部分投资者提前参与博取投资机会,类似本周市场的表现。

国内、国际市场价格联动

但长远而言,国债期货市场仍面临完善需求,按照中金所副总经理陈晗在日前的表态,未来将从三个方面继续推动市场发展,包括推动商业银行,保险机构的参与;丰富国债期货的品种;开展国债现券冲抵期货保证金等。

对于国内豆粕期货价格的暴涨,国际市场的价格走势也有强劲支撑。全球2011/12年度的大豆产量预估调降为2.36 亿吨,大大低于去年的2.64亿吨,降幅达10.6%.根据最新数据显示,国际大豆价格自6月初以来上涨近30%.截止到8月2日,中国进口大豆的价格从年初的3750元/吨涨至4550元/吨,涨幅达21.33%.

另外,市场机构期盼的举措还有单边举手机制的实施,并认为现有双边举手机制,事实上仍然由卖方决定交割券,买方举手的保护意义不大反而影响了交易效率。

尤其是豆粕的价格暴涨,是在猪肉价格暴跌和CPI回到“2时代”背景下的。美国大旱等各种问题并不足以成为多头如此强悍做多的理由,关键筹码还是资金优势。做空头的主要是套保的大豆和豆粕供应商,是为了对冲他们的大豆和豆粕的收购合约之价格风险,这些合约在当初的大豆种植前就签订好了的。但是在这个套保游戏当中,他们要同时支付豆粕的货款和期货保证金,在现在经济危机的时候资金链就出现了问题。其下游企业给他们的回款是大问题,因为猪肉价格暴跌,养猪场卖不出去或者亏损严重,饲料款必然难以及时支付,导致饲料厂给豆粕商等的货款也难以及时支付,此时多头攻击他们,这些空头套保就变成了悲剧。

不过,也要看到,现券市场的流动性不足,本身就不利买方,卖方单边举手这种强制交割机制,可能会令买方面临的交易风险更大。

不要简单地说价格涨了豆粕商在现货上可以赚钱,在期货的标杆下,他们现货的收购价也是要被迫推高的。价格下跌的时候农民会接受你的白条,但是期货价格上涨以后农民惜售,豆粕供应商必然要拿出现金和额外的价格进行收购,而豆粕的主要提供者榨油厂家则在防通胀压低食用油价格和流动性紧张的情况下,需要抬高豆粕的售价以回收资金,没有足够的现金是拿不到交割的豆粕的。因此如果要交割则还需要更多的资金才可以完成,从而造成在资金不足的情况下风险全面失控。期货市场上出现轧空,说明进行套保的空方资金链陷于全面断裂的状态,根本没有能力继续套保大量持续持有空单和在期货交易市场上大量交割打击多头。

当务之急,可能还是要引入银行保险等机构进入国债期货市场,并完善现券做市商制度,提高现券流动性等,特别是前者,银行保险的头寸较大,容易提高在交割月份的买方议价能力,限制逼空和折价现象的发生。

即便是豆粕商收购上来,到交易所实际交割也有非常高的门槛,对交割商品有严格的标准,还需要运到指定的仓库,在豆粕被炒到天价的情况下,交割的数量与市场的规模都是很大的,而且还与市场价格倒挂。想一下2004年3月时豆粕实际交割3199手,等于有近3万2千吨的豆粕接货方有实际需求,2012年7月豆粕的实际交割价是3550元和3551元,一共交割了67手,670吨,2000年至2009年,中国大豆平均年产量1472万吨,近年总产量呈增长趋势,至2010年中国大豆进口量达4400万吨左右,占世界总进口量的54%.这豆粕的交割量在2004年是不到国内市场1‰的概念,这样的交割数量与中国市场上的豆粕交易数量相差是很远的,与现在的200万手以上的持仓相比,交割就算按照当年的高点计算也就是1%的规模,在如此价格高位却没有空方交割多少手,已足够说明问题。

当然不容忽视的还有,作为现券持有规模最大的投资者,银行在期货市场对冲的需求,可能又会导致其是天然的空方,可能需要从其他方面,吸引银行未来的加入,并进行多样化的投资。

这里我们要注意到股票与股指期货的不同,股票我们都是实际持有股票,不需要再追加资金,豆粕却是种植采购合同同样需要大量资金的;股票的持有没有额外成本还有分红,豆粕是需要仓储、运输、损耗等各种费用的,这里豆粕现货要直接交割并不容易,实际交割会远远小于市场交易的规模。

比如现券冲抵保证金业务,这个类似支付宝变余额宝效应,提高闲置债券利用效率的机制,对银行而言,由于持有到期账户国债本身质押融资功能受到限制,将其投入到国债期货市场,将能很好的降低资金成本。

豆粕主力合约M1301合约价格在8月20日是3950元左右,主力合约有250万仓单左右。而时隔4个月的M1305合约则价格只有3430元左右,持仓量也达到90万仓单。两个合约之间有500元以上的价格差距,这样大的差距和巨大的持仓量交易量,光是套利就非常吸引人。如果你有豆粕不在这几个月内急用,卖出1月的M1301合约而买入5月M1305合约,就可以轻松地套取这500元的利差,扣除之间的仓储和资金成本,也有10%以上的收益,这是年化30%以上的收益。如果计算了期货的杠杆,收益率可以达到100%以上。M1305合约的主要建仓时期也是M1301合约博弈最激烈的时期。因此在逼空行情空方爆仓以后,多方就要翻空、豆粕价格将要暴跌的,但是在这个发生之前,未来能够逼空到什么地步,现在还难以预计。

不过,最终银行的参与,可能还得需要监管层的放行,据了解,目前银监会有专门针对衍生品的法规,但其中并未明确国债期货投资的内容,未来可能会出台一部专门的法规后,银行机构才可能最终获批放行。

大商所的豆粕价格影响全球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决定定价权的关键在于流动性,这个流动性的影响在期货博弈当中体现得最为鲜明。中国对于进口大豆的依赖程度正在逐年上升,大豆的减产对于中国的影响将十分剧烈。根据数据显示,中国对于进口大豆的依存度已经达到了79.9%,而这一数字到明年有望升至80%以上。2012年6月,中国562万吨的进口量更是创了半年来的新高。仅上半年累计进口大豆就达到2905万吨,进口量同比增加22.5%,金额同比增加17.5%.其中美国是中国最大的大豆进口国,仅2011年,中国就从美国进口大豆2235万吨,占中国大豆进口的约45%.中国大豆的价格直接会影响到世界的价格,在中国控制食用油价格的情况下,大豆价格成本的增加被转移到豆粕的博弈上来,在中国做多豆粕是一场国际定价权的博弈,这个博弈或也将决定中国的通胀走势,未来中国在进口大豆时将为豆粕的暴涨付出高昂的成本。

现在中国进口大豆和国际大豆的价格也出现了暴涨,这里有非常紧密的联动关系,说明内外资金本身也是相关的。我们可以注意到:这次豆粕博弈的主力合约是M1301合约,而1月份既不是年底也不是大豆产销的季节,这个时期恰恰是中国的春节之前资金最紧张的时刻,现在M1301仓单有200多万手,每手是10吨,达到了2000多万吨的合约量,全球豆粕的总产量才1亿多吨。在7月11日成交量达到了1186.8万手,而2006年全年的豆粕交易量才6300万手。这样的规模足以对于市场产生全面的逼空效应。而从2008年以来,大商所的豆类期货交易就成为了全球第一大的期货市场,整个市场的走势实际上是影响全球的。

套保者被洗劫

期货市场是一个给生产者套保规避风险的市场,这个制度性设计是有前提的。期货是一个零和博弈,你通过套保从期货市场得到利益、保证了不受损失,那么必然要有人为你的损失买单。这个买单者就是期货市场里面大量的投机者,期货的套保能够实现,需要的是有大量的投机者。一般情况下,进行套保的厂家的规模、资金量和话语权、定价权等都远远超过投机者;但是在特定的情况下,市场低迷、各种投机散户撤退或者已经赔光,市场的主力变成了套保者和比套保者实力更强的金融大鳄,这些金融大鳄控制着热钱和国际定价渠道,此时他们会吃亏让套保者得到期货上的套期保值吗?他们的市场行为必然是要制造市场价格非均衡动荡来洗劫套保者。他们对于套保者的优势就是资金优势,此时的套保,已经不是原来意义上的套保,就是被洗劫。

现在豆粕期货交易的空方实际上就是中国大豆和豆粕的渠道企业,他们持有采购合同同时在市场不佳的情况下以空单进行套保,但他们的资金不足,套保反而被逼空造成巨大损失,这样的事情多发生几次,中国大豆的渠道决定权就要彻底交出来了。我们总打击渠道商的价差空间,理由就是中国与外国的差价过大,但是中国的价差是由中国的社会利率决定的,中国银行的利率就有6%以上,农产品是季节性的资金需求,都是半年的短期贷款,把手续费、律师费、评估费、担保费等年化到财务费用中,年利率可以达到10%以上,而现在社会的利率则到30%以上,不要看豆粕这样涨,也只不过涨了30%,赶不上把自己到社会上放贷的收益;而外国的利率现在普遍不到1%,这样的利差必然造成资金流动性的严重不对等,中国的渠道商总是处于流动性紧张的情况下,中间价差必须要高于社会利率他们的资金才会参与,这个结果就是中外定价权博弈的根本制度性劣势。

继6月份的“天气原因”炒作之后,豆粕期货合约的持仓和成交量更是大幅攀升,不断刷新历史纪录。豆粕多空机构持仓也一改前几年格局,空头前5名除了万达席位的套保盘外,传统的中粮期货、中粮集团、国投期货、摩根大通等套保席位均未见踪影,反而以多头主力面目出现。原来套保的很多巨头也开始了做多,背后就是这些巨头手中的存货有限,在资金不足以采购大量现货进行仓储的情况下,豆粕的渠道商们为了将来供货合同的履行,也必然要做多对冲,此时他们做多的资金占有量是有限的,同时对于空方是更大的逼空。

历史上豆粕暴涨后的股市行情巧合

对于豆粕暴涨,我们还要看一下其对于中国经济的影响。在历史上,豆粕的暴涨实际上是股市暴跌的风向标。在2004年豆粕期货价格暴涨以后,上证指数于2005年6月见底于998点;豆粕期货价格在2007年暴涨以后,股市于次年10月探底1664点。如今豆粕再现暴涨,而同期股市屡创新低。表现与前两次有异曲同工之处。

我认为,这里的原因之一是资金的流向问题,由于流动性的不均衡,需要资金的企业库存高、经济危机损失大,已经没有资金的余力了,想要贷款也很困难,这在豆粕的走势当中也有反应,多头就是要在产业资金链断裂的时候下手。而如果产业的资金链吃紧,股市怎么可能不是大熊呢?

其二的影响就是我们对中国通胀未来可能会出现报复性反弹要有心理预期,现在豆粕价格畸形高的同时是猪肉价格的暴跌,部分原因是豆粕价高养不起猪而大规模杀猪的结果。到未来由于大量的存栏猪被杀没有供应量,大家吃肉的刚需还在,猪肉价格必然反弹。中国其他商品也是类似的道理。而且猪肉在CPI里面的比重非常大,我们的CPI在现在猪肉价格下滑的带动下回到“2时代”,未来也就很可能在猪肉价格回升的带动下再度上涨。

以史为鉴,豆粕是我国经济的一个重要风向标。当年美国就是在石油价格暴涨到147美元/桶后爆发了2008年的全面金融危机。同理,我们对豆粕期货价格暴涨这样的重要经济信号,应予高度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