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日,记者来到萂村贫困户熊万春家,聊天时每人手中的一杯茶水是一年前全村人都梦寐以求的“生命之源”。

进入五月份以来,持续的高温干旱天气几乎榨干了地面的每一丝水分,造成施甸县许多乡镇人畜饮水困难,但太平镇蒋家村——一个出了名的缺水村,却依靠小水窖工程修建的1140口小水窖,在大旱之年保障村民饮水无忧。

坝塘渐干,溪水断流

图片 1

熊万春家住云南省大理州宾川县萂村村委会洪水塘自然村。萂村是建档立卡贫困村,其下辖的8个自然村中,洪水塘村是最为偏远落后的,也是萂村脱贫攻坚中最难啃的“硬骨头”。究其原因,是缺水所致。据统计,中国贫困人口中,六成以上是由于缺水造成的。

“多亏了政府部门这几年为我们修了这些水窖,才让我们村在今年大旱面前吃水无忧,真是托共产党的福啰。”年近6旬的蒋家村董家村民小组董兴开高兴的告诉我们,他家有8口人,2头牛,15头猪,这几年在各级部门的帮助下建起了7口小水窖,从此一家人喝上放心干净的水,地里水窖还帮助解决生产用水呢,像今年这样大旱之年,人畜饮水一点不犯愁,到目前,他家还有24方储备水没用呢。

农作物枯萎,人畜饮水困难……

抗旱服务队为村民送水

图片 2

蒋家村有七个村民小组,有300户人口,1228人,由于常年缺水,祖祖辈辈靠喝坝塘水老浑水过日子,到那里下乡的干部形象比喻“每年要吃掉三个土砖”。当地政府曾经下大力气修建大型蓄水池,试图改变村民饮水困难,但由于海拔高,无水源点,修建的蓄水池成了干塘子。缺水让这个寨子出了名,人口也出现了负增长,村民喝水只能靠几个小坝塘,积聚雨水来解决,遇到大旱年成只能牛背马驼到几里外的水塘取水,耽误劳力不说,取回来的水要澄清才能喝,水的卫生条件就谈不上了。缺水一直是村民迫切的问题,尤其遇到高温干旱天气,缺水的现象更为突出,村民不得不花高价运费拉水解决生活用水。近年来,国家小水窖工程和母亲水窖工程项目实施,惠及了这个村落,给这个一直靠天喝水的村庄带来了希望,施甸县太平镇政府在群众教育路线学习中,为改善民生,依托项目工程在蒋家村加大了修建水窖的力度,下派工作队员进村督导小水窖工程项目实施,按质按量做到建好能用,确保水窖蓄水储水,同时在部分农户家中安装瓦屋面接水工程,全村修建小水窖1140口,几乎达到人均一口水窖。在农户家,我们看到房前屋后都有蓄满水的水窖,每个水窖蓄水达20—30多方,保障了村民一家人人畜饮水无忧,也确保了大旱之年人们的用水问题。

自2月份以来,罗平县持续干旱少雨

6月,本是农民群众繁忙的季节,农历五月初九,是二十四节气中的芒种。行走在彝乡大地上,却是烈日高挂、热浪滚滚,多日来,气温持续居高不下。流经县域的巍山河、窝节河、南涧河相继断流。从蓝色预警信号到高温黄色预警信号,南涧大部分地区再次遭遇了旱灾袭击,据统计数据显示,截至6月4日,全县8个乡镇62个村委会7.31万人、4.25万头大牲畜和30所学校7334名师生不同程度出现饮水困难,县内唯一一座库容1266.7万立方米的中型水库母子垦水库,现蓄水仅210万立方米,县城供水告急;大春粮烟生产80%以上种植面积存在浇地用水困难,因旱已累计造成经济损失7865万元。全县处于重度干旱,大部分库塘干涸,蓄水严重不足。

洪水塘村海拔2200米。村中有一片洼地,夏季雨水从四面八方汇集于此,形成浑红的水塘,因此得村名。全村17户人家散落在森林茂密的山麓之间,都是傈僳族。农业以烤烟、玉米、经济林果为主。

气温偏高,日照偏多,蒸发量大

直击,我们在现场

驾车驶过一段蜿蜒的水泥路后,车子摇摇摆摆地驶入土路。“这是2015年底才刚刚挖通的路,最近正要做路面硬化。”萂村驻村扶贫工作队“第一书记”杞凤成回忆起2015年9月第一次到洪水塘的情景,车子一过,尘土漫天,路旁零落的梨树也灰蒙蒙一片,入眼没有一点水,全是枯草。

土壤墒情失水严重,气象干旱日趋凸显!

连日来,记者连续走访了拥翠乡、南涧镇、宝华镇等部分村庄,所到之处,都是烈日高照,所见之景,都是触目惊心缺水。庄稼地里、山头地脚,一阵高过一阵的热浪啃噬着大地的绿色。旱灾来袭,全县各乡镇、各部门干部职工和各地群众积极行动起来,掀起了齐心抗旱的热潮。

一进入村子,田间、路边随处可见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水窖。杞凤成说,这里生产用水靠自然降水,没有水利设施基,没有灌溉水源,还停留在靠天吃饭的阶段。生活用水也非常困难,每户在家中修建简易水窖,到山箐里面的出水地取水,人背马驼,储存起来。

图片 3

5月27日下午5时许,拥翠乡新华村委会左家村后山,50多岁的施秀喜背着竹篮和水桶来到她家的自留地里,小心地从地中间的小水塘中提水、给烟苗浇水。

工作队第一次到村里就来了熊万春家。杞凤成说,那时他家的房子是老旧的土坯房。屋内一片漆黑,借助炭火盆的微光才看清他布满皱纹的黝黑的脸。屋里除了土炕上的被褥、烧水的壶和锅碗之外,只有几个破旧的小凳子,一张桌子。用塑料薄膜精心包裹着的老式录音机,是唯一透露现代气息的物品。

干枯的玉米苗△

“你们看,这两片地里有5个小水塘,大点的三个是我家的,是今年3月份,儿子花了2400元钱请挖机挖出来了,要不是这三个塘子,今年家里的庄稼就无法栽种了。”她所说的“塘子”其实是一个简易的小水塘,可就是这样一个个小水塘,让施秀喜家可以暂时应付目前的旱情了。

图片 4

旱情来势凶猛

“这三个小水塘可以保住700多方水,这是今年当地群众用得最多的抗旱举措,方便、简单、实惠,比小水窖能装。”该乡水利站站长罗江华告诉记者。随后,我们沿着山间的乡村公路走,我们看到了二三十个类似大小的小水塘,其中一部分已积攒下了一个多月前一场小雨留下的“恩赐”,更多的则空的,它们再等待一场大雨的降临。

“他主动给我们泡了茶水,自己却没有。”杞凤成说,详细询问下才知道,他家的水窖已经快没水了。3公里外取水的山箐因连年干旱基本断水。“当时我端着手里的茶,怎么都不忍心喝。”

进入5月,罗平县降雨量持续偏少、气温偏高,无法进行农经作物栽种,旱情持续发展,春耕生产受到较大影响。据气象部门预测,2019年5月罗平降水量比历年同期平均值偏少。

拥翠乡党委副书记、乡长汪洪金告诉我们:“这两三年的旱灾让老百姓学会了如何保水,群众自已开挖小水塘,乡党委争取项目和资金架设管网,再加上各村成立保正常供水的‘用水专业合作社’,全乡的群众饮水基本上得到了保障,但面对持续的旱情,群众的生产用水还是十分艰难。”

详细了解情况后,工作队制定了精准扶贫抗旱应急项目实施方案。2016年3月21日,一口140米的深井打通,通过后期管道架设,完全能满足洪水塘17户村民生活用水,再通过蓄水池建设,还满足了一定量的农业生产用水。改变了洪水塘村祖祖辈辈人背马驼饮水困难的问题。

目前,高温仍在持续,旱情不断蔓延,受灾程度加深。罗平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第一时间安排部署抗旱工作,同时各级领导分赴田间地头、村民家中了解情况,认真研判旱情、指导抗旱工作。

6月4日下午4时32分,南涧镇文启村委会老竹者村,村中唯一的一口百年老井也干涸了,多年取水的井底小塘已经完全没有了水的影子,一点湿意都没有。

老村长朱德林说,“我至今都记得那天的情景,打井钻探机周围有湿润的沙粒,随着钻头回拉,地下泉水跟着向外喷涌。全村人都围在这,别提多高兴了。”

图片 5

图片 6

如今,不再受水的掣肘,洪水塘村民们开始发展经济作物增收。2016年,村民朱连贵家种植了6亩豌豆,收入近两万元,“有水了就是好,这可比种玉米收入高多了。”

缺水干死的烟苗△

“我嫁到村里已经63年了,还从没遇到过让这龙井也干的天气,真是太干了。”84岁的老人鲁会芝拉着记者的手说到。在老人的另一边,村民们正忙着从送水车里抽水、接水,然后忙着将水运回家中。村长杨家荣告诉我们,这是全村41户村民近三天的人畜饮水,下次送水得三天后了。

记者从罗平县抗旱防洪指挥部了解到:截至5月17日,全县有58个行政村、120个自然村、9.87万人受灾,部分群众以及学校饮水十分困难。全县有35处水源点枯竭,751口水窖缺水,缺水人口达3.95万人,其中,村寨缺水1.8万人,另外58所学校的2.15万名师生饮水困难。受灾农作物达25.1万亩。

一个多小时后,我们来到距离老竹者村五公里外的巴洒拉村,沿途所见的四五个村民自发开挖的小水塘,塘中只有土而无水。

图片 7

“你们来帮我们解决水噶?”打开车门,正在村中老榕树下等水的四、五个老人就忙不迭地向我们抛来了求助信号。走近他们才发现,老榕树根下便是村中的一口老井,老人张凤英一手拿着打水的瓢,一手拿着正在缝制的鞋垫,旁边是半桶水,水面上还漂着片落叶。“我从早上就等起了,到现在都只是打了这半小桶水,这天,真是咋会这样干旱呢!”

枯萎的蔬菜△

此时,67岁的罗国秀老人用竹篮背着一只水桶准备去找水。她告诉我们,家里养了6头牛,他和老伴、儿媳妇每天都各自背一只桶到村外找水背,一天也就一个来回,有时还不够用。

生活用水紧缺

图片 8

5月17日一大早,走进罗平县罗雄街道大洼子村,只见很多村民聚在全村唯一的水源点排队舀水。

采访途中,文启村委会书记张正白告诉记者,全村辖区内的13个自然村550多户村民基本上都处已缺水,比较严重的村子已经是人畜饮水都保障不了,只有靠村委会统一运送了。这个当了20多年村干部的张正白叹息道:“这年头,吃穿不愁,只求有水喝就满足了!”

图片 9

6月6日上午8时25分,南涧县消防大队院内,一辆消防车和县水务局的送水车正忙着灌水,准备给30公里外的南涧镇瓦折村委会村民们送去人畜饮水。院外,县供水公司门口,三辆农用车承载着三个白色的抗旱送水桶,也在忙碌着。

“我夜间三点多就来这里排队舀水,一直到早上七八点钟才舀了这么两桶水。”大洼子村的赵丽平说,村里已经缺水一二十天了,目前村民基本是到几公里外的新寨村拉水。刚舀满两桶水的赵丽平急忙赶回家生火做饭、洗菜……“现在每次洗菜只敢放一点水,洗完之后,还要留下来喂猪。”赵丽平不好意思地说,因为缺水,昨天晚上的饭碗到现在都还没洗呢!

“我们县消防大队从年初便开始送水了,尤其是4月份以来,每天都向周边缺水村子送水,县水务局也组织了五辆送水车不定时地向群众送水,以确保群众的饮水安全。”县抗旱防汛办负责人席世军告诉记者。

图片 10

10时30分,我们来到瓦折村委会所在地大瓦折村,只见村民们早早地已将各式各样的装水用具密密麻麻地放在送水点,翘首等待着送水车到来。11时许,随着一声喇叭声,两辆送水车来到了送水点,听到喇叭声的村民们有的骑着摩托车,拉着桶赶来,有的挑着、背着大大小小的小桶跑着来到车旁。

大洼子村民舀水△

图片 11

据了解,大洼子村有126户人家,556口人,大牲畜有60余头。加之,该村石漠化程度深,土壤保水蓄水能力低,特殊的地质地貌导致水源匮乏,村民饮水问题十分突出。

一个小时后,大大小小的水桶装满了水,村民们又忙碌着将水挑回家中。村外,我们遇见了村委会组织给村民运送保烤烟苗用水的四辆车也满载着水驶向烟农的水窖边。

“好几年没有像这么干旱了!”“大家少舀点,不然我今早做不了饭了。”“要是持续干旱的话,过不了几天这里也就没水了。”村民们在水井旁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2010年的时候,大洼子村就接通过自来水,但水源点已经枯竭了好几年。现在村里这个唯一的水源点水量太小,根本供不上村民使用,很多群众只能到几公里外的地方取水。”大洼子村村委会书记王福生说,因为天气干旱,我们村委会的大部分烤烟还没移栽结束,玉米也还没有播种,移栽下去的烤烟苗也晒死了很多……

“我们看到村民们用水的难处后,就召集村‘三委班子’和党员们开会研究,决定组织抗旱服务队,采取运送资金村民自筹一部分、村委会争取解决一部分的方式,帮助村民们解决送水难题,并联系了五辆运水车到附近水源点取水。四天来,我们已经为村民们送了近二十趟水了,基本能保证保苗用水。” 瓦折村委会书记刘文富介绍到。

图片 12

抗旱,我们在行动

大洼子村民排队取水△

面对迅猛发展的旱情,南涧各级领导干部积极赶往灾区第一线,组织、指导抗旱救灾工作,深入基层、深入农村、深入旱区的田间地头和缺水农户家中排查化解难题,帮助灾区积极开展生产生活自救。同时,各级各部门也迅速行动起来,各负其责,形成抗旱合力。

同样严重缺水的还有罗平县老厂乡马米妥村委会,目前村里的水池、小水窖已枯竭见底,村民们只能到十多公里外的地方车拉马驮生活用水。特别是马米妥完小的200余名师生饮水困难更加突出。

面对旱情,南涧镇组织了9支抗旱服务队投入抗旱,拥翠乡组织全体干部职工分赴各村了解旱情,解决用水难题,无量山镇组织镇村干部深入各自联系村宣传困难时期用水政策,提高群众的抗旱意识,引导缺水区域群众积极开展自救互救。鼓励有水源区域搞好节水灌溉、科学抗旱保苗、搞好田间管理,稳住大春粮烟产量。目前,全县已投入救灾资金1700万元,主要用于抗旱保障、运水送水补助、烟叶生产、小型提水水利工程补助等,解决缺水、抗旱燃眉之急。同时,组织农业专业技术人员深入各村开展节水旱作技术指导服务,尽可能地保苗促移栽;水务部门加大对小水窖、小塘坝等小型抗旱设施的维修工作,组织抗旱服务队和4辆抗旱送水车,为饮水困难群众特别是交通条件较差的山区群众拉水、送水、抽水、提水,并将180台套抽水机分配到各乡镇进行抽水、蓄水,全力解决人畜饮水困难;县级各部门以挂钩帮扶形式,以“一村一策”有针对性地提出缺水村组的抗旱应对措施,并结合当前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建立县级领导干部“十个一”联系点制度,带头深入挂钩联系村组、学校摸底排查群众的缺水情况;各乡镇及时成立“用水专业合作社”,切实算好水账、调好水价,及时协调解决受灾群众生产生活中遇到的困难和问题。

图片 13

“我们学校缺水近一个多月了。为了保障师生们的生活用水,学校只能请人到其它地方拉水。如果继续干旱下去,水源点也要枯竭了,到时只能到一二十公里外的地方拉水了。”马米妥完小校长熊军说,为了节约用水,全校师生不仅减少了日常洗漱用水的量,还用洗漱过的水打扫环境卫生,比如拖地板、冲厕所……

图片 14

来到老厂乡的羊厩房村,只见村里的一个塘坝已经干枯了。“听村民们说这个水塘这几年都没干过,现在一滴水都没有了。”老厂乡水务所的李交说,这个村已经缺水很长时间了,前段时间水务所还在这个塘坝旁的水源点建了一个蓄水池,但现在水源点也断水了,村民只能到其它地方去取水。

图片 15

羊厩房村干枯的塘坝△

影响农业生产

火辣的太阳下,王云祥的玉米叶卷了起来,叶尖开始焦黄,原本青绿的玉米地变成了斑秃状。罗平九龙街道关塘居委会石口子村的王云祥,今年种了20余亩早玉米,因为天气干旱,每天都要找工人来浇水。

图片 16

石口子村王云祥抽水浇玉米△

“这段时间天天找人来浇水,还买了发电机、抽水泵、水管。”王云祥无奈地说,这几天抽水浇玉米已经用了一千多元的汽油钱了。

连日来,罗平县的田间地头随处可见农民抗旱保苗的身影。5月18日,走进罗平县罗雄街道外纳村的田地间,不时一股股滚烫的风迎面扑来,灼人脸颊。

图片 17

村民蓄水保烟苗△

“今年我家的烤烟在4月20号左右就移栽结束了,没想到天气一直干旱,目前已经有很多烟苗干死了。”罗雄街道外纳村的许建祥说,为了保住烟苗,我们全家人每天要到五六公里外的地方去拉水保苗。

图片 18

许建祥准备补栽烟苗 △

当天,许建祥开着自家的面包车拉了好几趟水,并重新补栽了干死的烟苗。据他介绍,他家今年共种植了55亩烤烟,原以为移栽得早、烟苗成活率高,今年能有个好收成,谁知道这段时间一直干旱,再持续几天的话烟苗就要保不住了。

图片 19

许建祥查看烟苗干旱情况 △

“这几天,天天拉五六吨水来保苗,实在浇不动了。再不下雨的话,我也就不管了!”同是外纳村的许建良沮丧地说,我今年栽了20多亩的烤烟,因为天旱现在连地膜都还没盖完,要是再不下雨的话今年就白栽了!

图片 20

图片 21

浇水保苗 △

全力抗击旱情

旱情发生以来,罗平县及时下发了文件,要求各单位各部门全力做好抗旱保春耕工作,密切监测旱情的发展变化,坚决克服麻痹思想,狠抓责任落实,充分调动干部职工的工作积极性,深入田间地头,了解作物栽种以及生长情况,掌握旱情动态,发现问题及时解决,努力做好抗旱保生产。

图片 22

县领导到各地调研指导抗旱工作△

据了解,截至目前,罗平县已安排了733.4万元资金投入到抗旱救灾工作中。按照“先生活、后生产,先节水、后调水”的原则科学合理调配水资源,优先保证城乡人民生活用水,统筹协调生活、生产、生态用水,确保城镇供水正常。同时,充分发挥水库、塘坝、水池水窖等蓄水工程的作用,加强水库调度,做好蓄水保水工作,并合理配置利用水资源,搞好用水调度,压上保下,节约用水。此外,积极争取抗旱资金,及时化解群众矛盾,解决好水事纠纷,保持人民群众的安定团结,全力打赢这场抗旱救灾攻坚战。

|作者:刘景威 许志鸿

|编辑:罗平县融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