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喀则是西藏主要的粮食产区,素有“后藏粮仓”的美誉。这个秋天和过往的13年一样,又是一个丰收的季节。

(走基层·看变化)农业机械化给“后藏粮仓”带来不一样的秋天 新华网拉萨9月7日电日喀则是西藏主要的粮食产区,素有“后藏粮仓”的美誉。这个秋天和过往的13年一样,又是一个丰收的季节。 9月初,白朗县巴扎乡金嘎村的1918亩农田里,亩产达到400斤以上的新品种“青稞2000”大面积成熟,蓝天和群山映衬下的金色青稞穗,就如高原上的阳光一样耀眼。 这个秋天,又和往年有些不一样。收获时节,空气中弥漫着泥土和成熟谷物的芳香,再仔细辨认一下,其中还混杂着一种陌生的气味——柴油。白朗县是西藏第一个农业机械化示范县,今年秋天当地农民第一次运用大型农机收割青稞。 往年秋收,一个壮劳力一天只能收割大约一亩地,收割下的青稞还要在地里充分晾晒,再进行脱粒。而现在,农机作业公司的驾驶员们穿着靛蓝色的统一制服,开着深绿色的联合收割机,半小时左右就能完成从收割到脱粒的全套工序。 脱好粒的青稞像一阵阵“黄金雨”,从联合收割机中洒下,装满一辆辆拖拉机的车斗,金嘎村人抬头看着,神情迷醉。 “以前每年秋收,全村人都要下地干活。”金嘎村村主任普琼告诉记者,而这个秋天,在地里弯腰劳作的人少了,带着孩子围着收割机看热闹、坐在收割过后的地里喝甜茶的人多了,“不像过去那么辛苦了,现在收粮食很方便,大家都很高兴”。 更重要的是,农业机械化解放了生产力,不仅让农民有了更多闲暇,也让他们腾出手来赚取更多的收入。普琼说:“以前我们要养耕牛、养骡子,现在有了农机,可以把更多的饲料用来养牦牛、养奶牛,可以做更多的牛奶、奶渣和酥油拿到市场上去卖。” 白朗县县委书记李季孝介绍,大棚蔬菜是白朗县的特色产业,年销售收入超过4000万元,以往每到秋收时节,各乡镇都会出现青稞生产和蔬菜生产争劳力的情况。他说:“现在用机械化收割,秋收时间能从往年的两个半月缩短到一个月,解放出来的劳力加入蔬菜生产,元旦前我们就能收获销路最好的越冬菜,一个三分地的大棚就能让农民增收1000元以上。” 收入提上去了,农民使用农机作业的成本有多高?会不会造成新的负担?白朗县常务副县长郭象峥告诉记者,该县并没有简单地把农机具分发到户,而是采用“公司+合作社+农户”的运作模式,由农机作业公司负责农机具的组织、维修、作业和农民技术培训。农民需要使用农机具时,通过合作社与公司沟通、下订单、缴费。这样一来,既不给农民增加购买和保养农机具的经济负担,又避免了农机具使用不足、维修不便的问题。 “整个项目由企业和政府按照2:8的比例注入资本金,其中农用机械的投资为1034万元,包括山东省援助的价值400万元的农机具。这些农机具都是我们根据西藏的气候、土壤条件,专门请山东的厂家定做的。”郭象峥说。 根据日喀则地区农牧局提供的数据,截至目前,该地区已拥有动力机械6.19万台、耕地机械1.26万台、播种机械8346台、收割机械8148台、脱粒机械6708台、种子加工机械182台,全地区共落实国家农机购置补贴资金1.42亿元。在高原农耕历史悠久的“后藏粮仓”,农业机械耕种收割综合作业率已达58%。

9月5日,在西藏日喀则地区白朗县巴扎乡金嘎村,村民在将大型收割机里的青稞导入拖拉机。 9月的后藏大地,到处是一片“机来机往”的繁忙景象。在这青稞飘香、喜获丰收的金秋时节,地处年初河...

9月初,白朗县巴扎乡金嘎村的1918亩农田里,亩产达到400斤以上的新品种“青稞2000”大面积成熟,蓝天和群山映衬下的金色青稞穗,就如高原上的阳光一样耀眼。

9月5日,在西藏日喀则地区白朗县巴扎乡金嘎村,村民在将大型收割机里的青稞导入拖拉机。

这个秋天,又和往年有些不一样。收获时节,空气中弥漫着泥土和成熟谷物的芳香,再仔细辨认一下,其中还混杂着一种陌生的气味——柴油。白朗县是西藏第一个农业机械化示范县,今年秋天当地农民第一次运用大型农机收割青稞。

9月的后藏大地,到处是一片“机来机往”的繁忙景象。在这青稞飘香、喜获丰收的金秋时节,地处年初河畔的白朗县巴扎乡金嘎村,十台大型联合收割机驰骋在广袤的青稞地上,隆隆声中喜笑颜开的金嘎村村民们开着拖拉机来回运送青稞。

往年秋收,一个壮劳力一天只能收割大约一亩地,收割下的青稞还要在地里充分晾晒,再进行脱粒。而现在,农机作业公司的驾驶员们穿着靛蓝色的统一制服,开着深绿色的联合收割机,半小时左右就能完成从收割到脱粒的全套工序。

金嘎村村民次仁兴奋地说:“我家有7亩地种青稞,往年光收割就要花三天时间,现在用大型联合收割机,只需半天,不仅省时省力,而且费用也不高。”

脱好粒的青稞像一阵阵“黄金雨”,从联合收割机中洒下,装满一辆辆拖拉机的车斗,金嘎村人抬头看着,神情迷醉。

为进一步推进农业机械化发展,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深入挖掘白朗农业发展潜力,充分发挥白朗县特别是年楚河流域地势平缓、土地肥沃、水源充足及生产技术较为成熟等优势,今年5月份,日喀则地委、行署在白朗县实施了全区首个农机示范县项目。

“以前每年秋收,全村人都要下地干活。”金嘎村村主任普琼告诉记者,而这个秋天,在地里弯腰劳作的人少了,带着孩子围着收割机看热闹、坐在收割过后的地里喝甜茶的人多了,“不像过去那么辛苦了,现在收粮食很方便,大家都很高兴”。

农机驰骋促生产,年楚河畔喜意扬。巴扎乡金嘎村是“青稞2000”品种的试验示范田,村民洛丹停下拖拉机告诉记者:“今年5月,我家用农业机械进行机耕机播,几十亩地一天就搞定,为家里节省了大把时间做其他事儿。现在又用收割机收割,更加方便省事了。机耕机收的农机费用60%由农机企业承担,20%由政府买单,我们自己只出20%,算下来每亩地只需8元左右,全家人在外打工一天就赚回来了。”

更重要的是,农业机械化解放了生产力,不仅让农民有了更多闲暇,也让他们腾出手来赚取更多的收入。普琼说:“以前我们要养耕牛、养骡子,现在有了农机,可以把更多的饲料用来养牦牛、养奶牛,可以做更多的牛奶、奶渣和酥油拿到市场上去卖。”

据了解,白朗县农机化示范县项目总投资1784万元。截至目前,共到位资金1617万元。同时,500台春播机具及50台秋收机具已全部到位。

白朗县县委书记李季孝介绍,大棚蔬菜是白朗县的特色产业,年销售收入超过4000万元,以往每到秋收时节,各乡镇都会出现青稞生产和蔬菜生产争劳力的情况。他说:“现在用机械化收割,秋收时间能从往年的两个半月缩短到一个月,解放出来的劳力加入蔬菜生产,元旦前我们就能收获销路最好的越冬菜,一个三分地的大棚就能让农民增收1000元以上。”

“为提高农牧民对农业机械化的认可和接受程度,我们深入调查研究,确立了‘前期示范先行、适当补贴,后期大面积推广、市场化运作’的指导思想,并创造性地实施了‘企业 合作社 农户’的运作方式。”白朗县县委书记李季孝说:“我们的建设目标是,通过农机作业公司,每年实现农机作业面积5.5万亩,达到机耕、机播、机收全程机械化。”

收入提上去了,农民使用农机作业的成本有多高?会不会造成新的负担?白朗县常务副县长郭象峥告诉记者,该县并没有简单地把农机具分发到户,而是采用“公司+合作社+农户”的运作模式,由农机作业公司负责农机具的组织、维修、作业和农民技术培训。农民需要使用农机具时,通过合作社与公司沟通、下订单、缴费。这样一来,既不给农民增加购买和保养农机具的经济负担,又避免了农机具使用不足、维修不便的问题。

9月5日,日喀则地区在白朗县召开18县市农机作业示范现场会,总结交流经验,决定在有条件的县市加快农业机械推广速度。同时,在白朗县成立日喀则珠峰农机公司白朗作业公司,以提升农机化作业水平和社会化服务能力。

“整个项目由企业和政府按照2:8的比例注入资本金,其中农用机械的投资为1034万元,包括山东省援助的价值400万元的农机具。这些农机具都是我们根据西藏的气候、土壤条件,专门请山东的厂家定做的。”郭象峥说。

据悉,截至目前,日喀则地区拥有农机总动力113.56万千瓦,动力机械6.19万台、耕地机械1.26万台、播种机械8346台、收割机械8148台、脱粒机械6708台、种子加工机械182台,农机耕种收综合作业率达到了58%,共建立农机专业合作社7家,传统的“二牛抬杠”耕作模式得到彻底改变,农业耕作水平大幅度提高。

根据日喀则地区农牧局提供的数据,截至目前,该地区已拥有动力机械6.19万台、耕地机械1.26万台、播种机械8346台、收割机械8148台、脱粒机械6708台、种子加工机械182台,全地区共落实国家农机购置补贴资金1.42亿元。在高原农耕历史悠久的“后藏粮仓”,农业机械耕种收割综合作业率已达58%。

“后藏大地作为西藏的粮仓,加强农业机械化建设一直是后藏农业发展的战略方针。农业机械的推广使用和农业机械化的普及,使得大批劳动力从高强度的农业生产中解放出来,向蔬菜、畜牧等产业及运输、建筑等行业转移并实现增收。”日喀则地委书记丹增朗杰介绍:“在农业机械化、集约化、现代化水平不断提高,企业和农户实现‘双赢’的基础上,不断在解放农村生产力、发展第三产业、转变农业增长方式、促进农牧民增收等方面积累有益经验,充分发挥白朗农机化示范县的社会效应,辐射带动周边县市乃至全地区提升农业现代化装备水平,进一步推进农机化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