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作者:王祖远

前年暑假,我和爱人沿着蜿蜒盘旋的山道一路行走,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作家村的竹林。作家村位于崇义阳岭国家森林公园内,这里翠竹掩映,竹香四溢,空气清新,阳光从竹林顶间的缝隙里洒落下来,远处传来清脆的鸟鸣,一种远离喧嚣都市,返璞归真融入自然的快感油然而生。极目望去,翠竹丛生,枝繁叶茂,烟波浩渺,竹浪翻涌,视线豁然开朗,心境顿时悠远。环顾四周,逶迤的群山到处绿波叠起,嫩绿、翠绿、黛绿,层层推进。吮吸着竹的芳香,品味着竹的气息,令人心旷神怡。

图片 2

本报记者刘占绵 文/图

北宋诗人苏轼:“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使人俗。”

面对迷人的风景,我快速拿出手机拍照。“咔嚓”“咔嚓”拍摄下了山坡的这片竹林。枝叶繁茂,清新翠绿,青澜似海。阵风吹拂,连连竹叶,似少女摆着的青纱舞幔倒映河水之中,又似漂洗的墨绿帷帐,随波飘荡。这飘逸唯美的景致,令我痴迷沉醉。置身这青绿的时空,迷失的双眼饱受着绿意清新的缠绕,包裹起那五光十色刺激后的迟钝视觉。轻柔绵长的清风中偶有劲风挤入,使得竹枝上端不时轻盈的摇逸,并着青叶的妖柔舞动,演奏出悠扬的沙沙韵律。沉静于这风起竹舞的沙沙之乐,让凡尘撩乱的心境,融入舒缓悠扬的梵音之中。轻风中调和着竹叶的淡淡清香,深吸一口清新扑鼻。思绪随着镜头的转动在飞扬:大自然赐予的这片竹林,以千年不变的姿态,演绎着千古风情。在这里忘却了凡事尘嚣,只留下青绿幽幽;在这里遗忘了时光的存在,只留下静怡的时空。

                      故 乡 竹

                                            文/如 溪

       仲秋的川北大地,山明水净,翠郁葱笼。山风袭过,虽有丝丝凉意,却被连绵婉延的青山秀水,涤荡了都市的浑浊与喧嚣。稻谷熟了,桂花香了。

       或许是因为出生在风光漪旎、翠竹拂水的山野小村,无论我走到哪里,总是对故乡的竹子有一种难舍难弃的情怀;或许是因为多多少少也读过几本书,便熟知竹子自古就跻身于“岁寒三友”之列,又是堂堂的“四君子”之一。于是乎,不知从何时起,就对竹子有了爱慕、欣赏和崇敬的偏好。且不说“岁寒三友”的松,坚忍不拔;梅,傲雪凌霜,单就这竹能与梅、兰、菊获得“四君子”的美誉,已足见其气质非同寻常。苏东坡面对竹子的品节无不感慨:“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郑板桥更是自豪地说:“举世爱栽花,老夫只栽竹。”其实,像东方朔、鲍照、杜甫、徐渭、康有为这等名哲先贤,也都概莫能外地以竹为修身养性的良师铮友。古竹临风,气节犹存;岁月沧桑,韵味依旧。故乡的竹啊,品貌犹然,让我义无反顾地投怀送抱;故乡的竹啊,幽韵雅致,如琼浆玉液在我的心河细细漫流。

       迎着初升的暖阳,嗅着泥土的芳香,踩着晶莹的朝露,吟着幽然的竹韵,那莫名的快意倏然降临,顿时令我童稚归矣!从小就穿梭玩耍于竹林间,捣竹林上的鸟窝,学竹林中的鸟鸣;劈竹子做渔竿,砍竹桠当柴火;用竹节做水枪,挖竹笋烧菜吃……在两个粗壮的竹子中间荡秋千、翻跟斗……故乡的竹啊,虽然历经风雨岁月的洗涤,却依然挺拔秀丽,枝叶婆娑,青翠欲滴。在这初秋的早晨,微风吹过,你振臂摇摆,频频点头,是在欢迎我回归故里,还是在向我诉说故乡的变迁?

       故乡的竹举目可见。无论是房前屋后,还是田边地角,青青翠竹,与我的故乡永远不离不弃。

       故乡竹是养人的。竹子养人,当然首推竹笋。《千金要方》曰:“竹笋味甘,微寒,无毒,主消渴,利水道,益气力,可久食。”用鲜嫩的竹笋炒肉或者煨汤,都是上等佳肴。故乡的姑娘,个个眉清目秀,如花似玉,我敢说与长期信用鲜嫩的竹笋有直接关系。那躬耕陇亩的大哥头上的斗笠、采摘瓜果的大嫂腕中的菜篮、洗濯青菜的大娘脚边的筲箕、走亲访友的妹子手上的提篼……大的小的、圆的扁的、长的短的竹编工艺,不仅是艺术品,而且是实用家什。就连那挑砖拾煤的炭篼、挑谷担麦的箩筐、晾晒谷物的垫席、割草捡柴的背篓,以及形态各异、图纹漂亮的竹凳、竹椅、竹沙发,随便挑选一样,都会让人赞叹不已。

       故乡竹是多情的。故乡的竹,成片成林,体态高雅。有的亭亭玉立,丰姿绰约,宛若初浴少女,媚而不妖,惹得多少男儿为之仰慕倾心,挥毫泼墨。“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声破寒窗梦,根穿绿藓纹。”有的笔直挺拔,伟岸俊秀,仿如英姿少年,无不显示出男儿的坚定与大度,大有“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的气魄和韧性。皓月当空的夏夜,在如水的月光中,清风拂面,竹影婆娑,必然撩动你起伏的情怀。“始怜幽竹山窗下,不改清阴待我归。”忽然间,从竹林深处传来窃窃私语,是谁披着月光、迎着晚风在诉说缠绵的情思和憧憬美好的未来?一阵微风飘过,缕缕竹香随风而至,清香四溢,沁人心脾。这时,你已经醉倒在竹林的怀抱了!

       故乡竹是流韵的。万千翠竹,绿染故乡。被秋雨清洗过的故乡,在流动的竹韵中更展示出她超然的妩媚与洒脱。清风吹来,龙吟隐隐,凤尾森森,真是“风枝露梢,绿满襟袖”。淡装素裹的山乡少女,提着竹编提兜行走的步履,她们甩手投足的姿态,就是一曲流动的轻音乐,听到的是故乡女儿的勤劳与风韵,谁见了都会怦然心动。赤臂裸膊挑着东西风风火火、来来往往的男人,他们肩上那根闪悠闪悠的竹子扁担,就是一首铿锵的创业诗,读出的是故乡汉子特有的气质和魅力。古往今来,他们就是用这根竹子扁担,一头挑着艰辛,一头挑着幸福;一头挑着自信,一头挑着希望,豪迈地走向未来!

       那流动的故乡竹,也许这个夜晚,又会悄悄闯入我甜美的梦境……

图片 3

故乡京郊密云县小岭村菩提谷,有我的一处老宅。这座幽静的小院,令我梦绕情牵的重要原因,是生长着一片我亲手栽种的翠竹。每年不管多忙,我都要抽空回家给它们浇浇水、锄锄草。

记得童年的四合院里,都生长脆绿绿挺拔的竹子,它象征着生活节节向上,日日高升,给庭院带来勃然生机。松竹梅兰四君子,也是中国国画中必不可少的题材,常常看到他们美丽优雅,高风亮节的倩影劲姿。

你看,它们脚踩沟沟壑壑的荒山野岭,甚至是石隙岩缝,植根于一片片十分贫瘠的土壤。但仍以坚韧不拔的毅力,在逆境中快乐而顽强地默默生长。一年四季经受着风霜雪雨的抽打与磨炼,始终“咬定青山”,无怨无悔,相互依恋。我曾拍摄过富贵的牡丹、孤傲的菊花、娇艳的桃花、洒脱的兰花;我也曾读过不少文人墨客赞美松树精神,梅花情操,荷花气节,垂柳风韵的诗文,但清淡高雅的竹子与众不同,始终给我留下难忘的印象。

翠竹有四君子之美誉。其实,除了文人雅士们爱竹,北方的老百姓也是很喜欢竹子的。我即是这样的“竹丝”之一。

我从小喜欢竹子,有一次到朋友家去做客,看到他的屋前有一丛竹子,我兴奋得像见到久违的老友,向主人提出来想移植一株,他慷慨的说:“只要你能挖得动,随便拿!”这还真不是客套话,因他年老力衰,院中常年无人浇水管理,竹子根深柢固,根盘节错,像石头水泥地一样坚硬,根本下不了铁铣,一点也挖不动,浇上水也无济于事。但是我爱竹心切,岂肯罢休,最后只好用汽车钥匙,一点一点从边缘的缝隙处,艰苦地挖出一小节竹根,回家种在大桶内。

小时候喜欢竹林四季的青绿。常到外婆家后山的竹林,去踩踩踢踢那松软的落叶,去帮助新竹剥去欲遮还羞的外衣,还想爬上竹杆看世界,却从未成功。曾玩竹、后赏竹、近喜竹,而今身临其境又幻想:在这幽幽竹林深处,建一竹舍,制一应竹具,游竹筏于碧波之上。竹,其型直韧,可弯折制物;其性清凉,可怡凉散热。在中华文明的长河里,逐渐形成了特有的竹文化。筷子,农耕文明产生的食具。竹简,古代用以记录事件的载体,传承着浑厚悠久的古老文明。竹笛,用细竹做的吹奏乐器,笛声清脆悠扬,让听者神清气爽。还有那清凉散气的竹席,那江枫渔火的竹筏等等。皆以自然为和而生,以人“仁”为本而制。凝神专注竹林,一个一个的竹节,节节高升;一根一根的竹竿,根根挺拔;细细长长的竹叶,抖起一片浓郁的青纱,郁郁葱葱,临风起舞;弯弯新竹,像柔情似水的少女,依偎着苍翠挺拔的老竹。竹,那份摇韧的芊华,那份悠扬的神韵让我换发青春。

记得,我去当兵那年只有18岁。那时,我的军种是通讯兵,主要负责铺设和维护电缆线路。后来,我以哨长的身份带着一名新兵住进陕西省安康地区恒口镇的一个村子,担当护线任务。

那一小节竹根,竟然长出一人多高的竹子,竹子长满了大桶,还把桶子涨裂开来,甚至还凶猛的把竹根钻入草坪里,我赶紧顺藤摸瓜,把竹根挖出来埋入新桶内,再把涨裂开的竹子一桶分成二、三桶。竹子喜欢温暖湿润的气候,一般选择向阳背风的地方栽植。竹子喜欢一次给它浇透浇够,不用天天浇水,竹子不娇气,什么土质它都能顽强生长。我由当初的一小节竹根,发展成现在若干桶的翠竹,摆列在窗前观赏,令人心旷神怡,诗情画意,忘却世俗烦恼,一幅天然美景,真是不可居无竹。

古往今来,多少文人墨客,诗词歌赋于竹韵之上,如苏轼的“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郑板桥的“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恰是竹之清、雅、孤、傲。竹之神韵,既无冬梅之赤艳傲雪,又无兰花般芊姿娇芳,也无秋菊之临霜金艳。此君只有那清风明月间的高风亮节,碧玉温润般的清新儒雅。还有“一节复一节,千枝攒万叶。我自不开花,免撩风与蝶。”赞美了竹子朴实无华,清淡高雅的气质。这些千古流传的佳句,把竹子坚韧不屈的精神描绘得淋漓尽致。亭亭玉立的竹子经霜雪而不凋,历四时而常茂,集坚贞、刚毅、挺拔、清幽于一身。先贤们爱竹、珍竹、迷竹,进而颂竹、画竹、写竹,把竹子誉为“岁寒三友”,与梅、兰、菊一道美称为四君子。人们不仅喜欢竹子的外形,更爱竹子的内涵,由此产生了竹文化。

生活很苦,我们得自己打柴做饭。可令我特别喜欢的是这里到处都生长着翠绿的竹林。爬山时,翠竹是我的手杖;挑水时,翠竹是我的扁担;寂寞时,我用翠竹自制了一支竹笛。夜晚,每当圆月爬上秦岭山脉的巅峰之际,我便来到喧闹的山溪边,用竹笛吹遍那些醉人的歌曲。陶醉之后,心里升起淡淡的忧伤。暗想,我那远在京郊的故乡要是能有一片竹林那该多好!可惜,北方的冬天太冷了,想种竹子纯属是做梦。

图片 4

太阳快落山了。爱人催促回家,我回转身来,落日的余晖正映照在竹林中,极目远眺,苍茫的翠竹与蓝天白云亲密。恍惚之间,一层层竹浪变成了一首首无字的诗,一曲曲奇妙的歌,一幅幅斑斓的画。而一片片摇曳的竹叶,又显得万般温柔。这时候,我心里豁然一亮:千百年来,为什么画家画竹、文人写竹,人们还总爱在房前屋后栽竹。这既是竹子的风情给人以艺术的美感,也是竹子的独特品格给人以启迪。更重要的是竹子从我国悠久的传统文化长河中,滋生出来的文化意韵,已经演变成了一种民俗的意象,“竹报平安”是吉祥平安的象征。

让我圆梦的机会,发生在2000年前后的某个春天。在我去看望一位企业家时,发现他们公司的院子里栽满了翠竹。我的眼前一亮,忍不住向他讨了两棵栽回到老家的小院。历经十余年的精心呵护,那两棵竹子似与我心有灵犀一般,竟然枝繁叶茂长成了一片茂密的竹林。

我挖出一小节竹根的那家朋友,已经是84岁的高龄,他看到我家甘蔗长得又粗又高,便要我给他家也种些。当我用卡车拉去几根我家甘蔗,带着铁铣准备给他种时,他提出上家邻居的地势比他家院子的土地高,最好能种成一面墙,遮挡一下视线。让我当时还真犯难了,我想就是把我家的甘蔗全拿来,也种不满这一面长长的围墙。我临机一动,想到曾见过倒在地上的甘蔗,每一个节上都能发芽生根,于是我干脆把甘蔗放倒,一根接一根的埋在土地里,拉过水管狠狠地浇透了水,果然长出一面围墙的甘蔗,这算是我的一大发明创造。

【本文由“无我 ”发布,2017年03月28日】

现在,这片竹林已是菩提谷众生的宠儿。村干部招商时会说,我们那儿特有灵气,到我村看竹子去吧!到了冬季,菩提谷漫山苍黄,只有这片竹林在寒风中绿得分外迷人。

我一位搞电影的朋友,他家独立屋位于一所院校附近,分租给大学生,自己居住在后院加盖的屋内。男女同学经常在院子里打球欢笑,总会引起街坊四邻的注意,他家的院子虽然有石头砌的矮围墙,但他需要遮挡住外面的视线,他一直在想有什么省钱的好办法,既要马儿好,又要马儿不吃草。

竹林更是动物的乐园。我发现,有几千只麻雀、百灵、杜鹃在此安家。夏秋季节,我与母亲、妻儿回院小住时,鸟儿们便用吵人的歌声唤我们起床,送我们入梦。未知何时,竹林里还住进了一只肥呼呼的刺猬。它很藐视我们的到来,大有来去自由的侠客风范。

我就把种甘蔗这个窍门告诉了他,让他同样运用到种竹子上。他从我这儿移走一根竹子,如法炮制,让这根竹子放倒在水泥院地与矮墙之间的一窄条土地里,我提醒他考虑是否先埋入专门防止竹子蔓延的塑胶板,一般约两尺半宽,或者铺专门用在种竹用的、很厚的塑料布,以防止蔓延。种下竹子后要经常浇水,竹子的每一节都生根发芽,越长越密,越长越高,就可形成一道他当初计划中的围墙了。竹子围墙,别具一格,别有一番风景。

如今,这片竹林越长越好。上周日,在我和妻回家给它们浇水时,发现又有许多竹笋破土而出。我们忍不住,一阵欢呼。

我以前的邻居家后院,种在土地里的竹子,不停的扩张它的领地,邻居实在没办法忍受,最后花了数百元,雇人把竹根全部挖掉,才把竹客全部请走。竹子的生命力非常顽强,可敬也可畏,真是请竹容易,送竹难。

无疑,翠竹带给人的美育是多方面的。可最要紧的,大概是它的品格寄托着人类清净、高雅的道德梦想。记得,著名作家管桦先生曾对翠竹如此赞叹:“根生大地,渴饮甘泉,未出土时先有节。枝横云梦,叶拍苍天,及凌云处尚虚心。”

图片 5

愿这些话,成为我们的座右铭吧!

竹子的品种很多,记得当年在杭州西湖参观时,高大的粗竹,雨后的竹笋眼看它不停地破土冒出,有人开玩笑形容,蹲下来方便时,竹笋会顶到屁股。另有罗汉竹(一寸一个节)、方竹(圆方形竹杆),以及泪竹(竹杆上长满泪水,有“斑竹一枝千滴泪”的诗句)。西湖的竹林,可能是不会蔓延的丛生品种。西湖每当雨雾缭绕之时,浓荫叠叠,恍若置身于仙境。

责任编辑:孙建

很多中国人对竹子情有独锺,有情意结,认为竹子跟梅兰菊一样,代表中国文化。的解,特别一些园林里的竹子,郁郁葱葱的翠竹散落于湖泊、亭台楼榭、石桥等处,真是没有竹子就没有中国独特的韵味了。

致读者:如果您比较喜欢这篇文章,请帮忙转发、点赞、收藏……

点关注,更丰富,您的支持是我们前进的最大动力!